banner
當前位置:首頁>邪教辨析

“新天地教會”是個什么鬼?

發布日期:2018年12月18日 15:22  作者:紅袖  文章來源:京都之聲  [糾錯]

  “新天地教會”(Shinchonji),全稱“新天地耶穌教證據帳幕圣殿”,簡稱“新天地”,由韓國人李萬熙于1984年3月14日建立,總部位于韓國京畿道果川市,是個公認的邪教組織。

 

  “新天地”的徽標

  教主李萬熙其人

  “新天地”邪教教主李萬熙,1931年9月15日生于韓國慶尚北道清道郡出生。17歲時在漢城(現名首爾)的哥哥家里寄宿,從事建筑工作。偶然的機會,在漢城(首爾)浸信會的外國宣教士那里接受了洗禮。1967年加入異端柳在烈帶領的“帳幕圣殿”教派;1970年投奔到異端“再創造教會”教派;1980年在安養市飛山洞創立了“新證據帳幕圣殿新天地中央會”,逐漸與柳在烈脫離了關系,建立自己的免費圣經神學院。2000年把活動總部遷移到京畿道果川市別陽洞碧山大廈5樓,掛牌“證據帳幕圣殿新天地中央教會”。至此,一個反社會、反倫理、反道德、反基督教的邪教組織粉墨登場。

 

  李萬熙人品極差,他建立邪教組織,可以說是手段極其下作。“新天地”前身是“帳幕圣殿”,李萬熙在1984年組建“新天地”邪教之前,就在這個組織里。為了奪取對該組織的領導權,他便安排了一名年輕女信徒利用女色離間這個組織內主要負責人百萬豐與柳在烈之間的關系,挑起兩人矛盾。然后與百萬豐聯手搞垮了曾經一手栽培提拔他的恩人柳在烈。他們串通一氣,一起編造羅織了柳在烈經濟詐騙等子虛烏有的罪名進行誣告,導致柳在烈身陷4年牢獄之災。因此,他慢慢奪取了“帳幕圣殿”的領導權。柳在烈出獄后,隨即反告李萬熙破壞他名譽的罪,法院認為事實證據成立,應判他重刑,但李萬熙又提前動用重金買通了律師團把這件事擺平了,僅象征性地入獄4個月就出獄了。李萬熙用卑鄙的手段成功地趕走了柳在烈,又賄賂法官擺脫了牢獄之災之后,就全面地接管了“帳幕圣殿”的一切,包括資產、房產、信徒,按部就班地籌劃邪教組織。1984年3月14日,李萬熙正式打出了自己的旗號,建立了邪教組織“新天地證據帳幕圣殿”。

  “新天地”的組織結構

  “新天地”內部等級森嚴,自稱“上帝真正的國度”。根據《啟示錄》4章,分別設置了四位署長(四活物)、七位教育長(七靈)、二十四位部長(二十四位長老),從而構成了“寶座”。又將“新天地”要發展的地盤分為十二支派,主張每支派要達到一萬二千人,當“新天地”填滿十四萬四千人時,天國就會來到。其內部還要任命(教育)講師、教師、宣教士、(教育)傳道士、元老長老、長老、勸士、執事、門徒等職位,分工明確。

  “新天地”遭多國批評,是基督教界公認的邪教組織

  近年來,各國宗教界人士紛紛站出批評新天地教會,認為其為邪教異端。2014年10月30日至31日,韓國基督教監理會第31次大會認定“新天地教會”為打著基督教幌子的邪教。2015年3月,韓國基督教電臺CBS播出了8集紀錄片《掉進“新天地”的人》,痛斥“新天地”傳播邪教、危害社會。該片播出后,很快登上韓國最大的兩個門戶網站Naver、Daum搜索榜首位,并被媒體廣泛報道。2016年4月19日,韓國基督教聯合會發布公告,要求韓國教會信眾要警惕“新天地教會”的侵蝕。聯合會稱,新天地教會已被韓國教會認定為邪教(異端)。

  2016年11月,英國圣公會向倫敦五百個教區發出正式警告,提醒他們對“新天地教會”保持警惕。

  2017年4月5日,《新西蘭先驅報》發表《各教會要對“危險邪教”新天地教會吸納成員保持高度警惕》,對教會發出警示。

  2017年7月11日,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臺(NPR)下屬電臺WLRN刊出了記者對韓國“新天地”教會相關人士的采訪文章。美國邪教教育協會(Cult Education Institute,總部位于新澤西州特倫頓)負責人瑞克?羅斯認為韓國“新天地”教會是破獲性較強的邪教,包括它運用欺詐手段。

  我國多地政府主管部門依法取締“新天地教會”

  近年來,發源于韓國的“新天地”邪教在全球的發展已遍及包括中國大陸及港澳臺在內的75個國家和地區,其中:發展成規模的地區分會已達到251個,這當中,中國大陸的安德烈支派和雅各支派下屬省市區縣的“新天地”分會總數已超過100個,占到了40%,所控制的人員數量已超過5萬,與之相應的在中國大陸被“新天地”邪教變相敲詐并挾持毒害的“洗腦班”學員和大量受誘騙、受蠱惑、受坑害的群眾及其家屬則已經突破10萬!

  “新天地”常以所謂的“公益社團”為名,以“幫助”、“愛”、“和平”等為借口,舉行所謂的公益活動,并借這種公益活動伺機進行非法傳教。2015年12月,“新天地”在太原組建所謂的“照亮和平的天空”公益組織,在上海推出“晨星志愿公益社團”。“新天地”還以青年大學生的名義在各大高校組建“街舞社團”,并利用“街舞社團”影響力,引誘大量青年學生、教職員工、高級知識分子入教。“新天地”在北京以戶外攝影、學習韓語、免費學習《圣經》、同城交友為幌子,打著公益組織旗號,勾引青年人。一旦上鉤,則通過逐級遞進的培訓進行洗腦,如“福音房”“神學院”。對洗腦成功的,“新天地”要求提交身份證、戶口簿等個人及家庭信息,正式發展入教。為逃避打擊,在“福音房”階段,他們經常在地鐵站附近的肯德基、麥當勞等快餐店,采取一對一的方式對新人進行“培訓”。

  “新天地”邪教的雅各支派、安德烈支派在中國為禍12年,毒害了很多基督徒、其它教徒和廣大群眾,破壞了他們的家庭;并且滲透、蠶食、操控了很多“三自”正統教會,把其中長老、牧師都拉下水,成為“新天地”的傀儡,同時引誘其中的信徒都落入“新天地”的魔掌。“新天地”的安德烈支派和雅各支派在中國大陸經過12年的發展后,所設立的下屬地區分會,這些地區分會已經覆蓋了北京、上海、廣州、青島、大連、沈陽等一線城市和黑龍江省、吉林省全境

  2016年7月,杭州市基督教崇一堂發布公告,告誡信眾警惕韓國邪教“新天地教會”。公告稱,“新天地”成員在崇一堂等教會及教會周邊活動,拉攏信眾加入邪教,請弟兄姐妹警醒,拒絕和遠離異端。崇一堂是迄今為止全球最大的華人教堂,該堂稱:“新天地其實是在用邪教的虛假理論迷惑人。”

 

  杭州市基督教崇一堂

  自己2017年以來,北京、黑龍江、遼寧等多地出手,依法取締非法組織“新天地”。中國反邪教“一網兩微”、微博“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全球反邪聯盟”等發出警示,提醒民眾“勿輕信‘新天地’的謊言,不加入其組織,不參與其活動。”

  “新天地”的主要罪行

  歪曲教義,編造邪說。新天地曲解《圣經》,采取斷章取義、偷換概念等方式,炮制了許多歪理邪說,讓信徒們難辨真假,常常受騙上當。新天地的歪理邪說主要包括如下方面:一是宣揚救贖論。強調不是只有相信耶穌才能得救,而是要根據時代不同,有不同的救贖方法;貶低耶穌基督只是一個普通的人,不是天主,再臨的耶穌另有其人,就是李萬熙本人;所要救贖的不是靈魂,而是肉體。二是篡改基督教的末世論。說什么末世并不是指地球滅亡,而是指正統的基督教及所有教派的滅亡,只要消滅傳統的宗教,新天新地就來臨了。三是李萬熙自稱是保惠師實體,是耶穌差來的圣靈,把自己放在耶穌之上,稱自己是完成的圣靈;不相信天地創造、全能的上帝。四是否認基督教的“因信得救”,主張只有信他們(即李萬熙、新天地)才能得救。

  極力吹噓,神化自我。新天地教主李萬熙為把自己塑造成真正的“再臨耶穌”形象,采取多種方式極力進行自我神化。一是極力宣揚自己的生活清貧、困苦,無妻無子,實際上他卻因性侵害未成年少女導致腿被打傷,借過生日大搞選妃選美活動。二是鼓吹自己是《默示錄》中提到的那位戰勝“七頭十角獸”的“得勝者”,是上帝特別揀選、應許的牧者,是這地上創造上帝國度的人。三是編造履歷,大搞個人崇拜。他自稱是朝鮮李氏王朝的直系子孫,并借2012年9月16日生日慶典,讓其黨徒為他黃袍加身加冕,鞠躬跪拜,高呼萬歲。還四處宣揚某佛教方丈給他行跪拜親腳禮了!如此這般神化自己好像真成了“救世主”,好似“再臨耶穌”一樣能救贖眾生。實際上他沒讀過幾天書,也沒有學過正規的神學課程,只是一個很普通的人,甚至還是個因好色落下腿傷的瘸子。

  非法傳教,卑鄙齷齪。新天地經常打著“免費圣經神學院”等招牌,使用文武兩手,采用各種方式迷惑信眾,拉人入教。主要的手段有:一是以免費教導圣經名義,采用問卷調查、搞文化活動、贈送報紙附送傳單等方法接近人后,再用甜言蜜語誘惑欺騙信徒。二是利用組織操控的企業平臺,勾引信徒和群眾進入“洗腦班”進行傳道。三是通過事先簽訂夫妻私人協議然后謊稱離婚、可以“獻身”、招募高級妓女間諜搞色誘等方式進行“傳道”。四是假扮虔誠信徒打入正統教會內部,以臥底方式進行傳道。另外,在高校和社區,“新天地”邪教公然對抗中國政府的宗教政策,長期進行意識形態滲透,包括以青年大學生的名義在各大高校組建“街舞社團”,并利用“街舞社團”在青年大學生中的影響力,以“跳街舞、搞活動”為名,伺機進行非法傳教活動,引誘大量青年學生、教職員工、高級知識分子入教。

  恐怖統治,控制信徒。新天地通過辦不同層次、不同培訓周期的教理洗腦班,對“學員”進行極為密集瘋狂的洗腦,以便控制信徒的思想和行為;用歪曲的教義暗示教主李萬熙是“再臨基督”,并被賦予擁有“圣靈保惠師”的唯一特權,以此來給信徒洗腦。他們將韓國宗教界知名人士卓明煥視為異己分子,并唆使卓明煥的弟弟卓成煥不擇手段的將卓明煥殘忍殺害(用刀捅死);事后“新天地”為掩蓋其罪行,又殘忍的將卓成煥滅口,并制造了卓成煥被火車壓死的意外事故的假象;同時,該事件的相關知情人金子斗也慘遭“新天地”滅口,爾后,“新天地”又如法炮制的制造了金子斗被雷劈死的意外事故的假象。為控制信徒,新天地還把這恐怖手段殺人事例編入洗腦班教材之中,借此進一步加強恐怖統治,甚至在中國大陸下屬的100多個地區新天地分會還瘋狂叫囂:“凡是阻礙傳道的、凡是背道的,下場都跟韓國的那7個敵對者一樣”,并從言語威脅發展到造成傷害的人身攻擊;對被其視為異己的各類人士,新天地常用恐怖主義方式進行殺害、秘密的私刑處決,事后,又往往制造出“死者死于意外事故而非他殺”的假象來掩蓋罪行。可見,新天地的暴力恐怖統治是極其兇殘,毫無人性可言!

  道德敗壞,聚眾淫亂。和其他的邪教毫無二致的是,新天地內部奸淫亂倫成為公開的秘密,從上到下,男性高級骨干利用職權之便強奸、猥褻、玩弄年輕女信徒的事,時有發生并成為常態,對此,新天地高層不僅不加以制止,反而還對強奸施暴者進行庇護,利用體制對受害者的反抗進行制裁、鎮壓!如2002年,李萬熙借著自己過生日之際,親自選妃選美;2013年,李萬熙就曾猥褻、性侵一名未成年少女,事發后因遭報復導致腿被打斷;新天地邪教還安排男性骨干通過嫖娼招募到“小姐”后,再到社會上用色誘或征婚方式勾引男性入教;通過夫妻雙方上演的“苦肉計”,制造離婚假象,借此勾引異性入教,不僅不以為恥,反而還經常切磋在勾引異性入教方面的經驗,并且還振振有詞的辯解說:“為了給‘李萬熙神’做工,要不惜拋棄自己的一切,包括拋棄父母、婚姻、家庭、妻兒和自己的肉體”。由此看來,新天地真是一個男盜女娼、荒淫透頂、毫無人倫道德的邪教!

 

  2013年李萬熙因性侵未成年少女被打斷腿后入院治療

  瘋狂斂財,壓榨信徒。在加強精神控制的同時,新天地還極力壓榨信徒,從中瘋狂斂財,在“學員”完全被“洗腦”后,基本上對講師、管理員和上級骨干都言聽計從、無力反抗,隨后,這些可憐的“學員”就會被組織安排到“新天地”經營的經濟單位去上班工作、領取工資,然后再通過搞“十一捐、主日金、感謝金、建筑金、贊助金”等名目繁多的“奉獻捐款”榨取“學員”領取的工資,讓學員們成為待宰的羔羊。三大節期(逾越節、建教節、收割節)信徒還要交特別奉獻金,要求交得越多越好,多多益善!這實際上是一種赤裸裸的剝削,通過這種方式,也基本上榨干了信徒的全部財產,讓信徒在思想精神受控于“新天地”邪教的同時,在經濟上也無法獨立,只能服服帖帖跟著“新天地”,接受它一輪又一輪的盤剝、壓榨!

  坑害群眾,危害社會。新天地的所作所為,嚴重背離社會倫理道德,違反法律,坑害民眾,破壞家庭,擾亂社會,危害國家,是一個地地道道、禍國殃民的邪教。如新天地通過把非法獲取的公民個人信息轉手倒賣給境外情報機構或其它第三方機構,在自身獲利的同時,卻坑害了無數民眾;以誘騙裹挾等手段拉人入教后,故意挑起家庭成員矛盾,導致夫妻反目、孩子出走等事件不斷出現,嚴重破壞家庭和睦;通過使用卑劣手段將公務員、國防科研人員拉下水后,刺探國家秘密,竊取各種政策、信息等情報,再進行轉手倒賣,嚴重損害國家利益,影響國防安全;為確保在華發展的既得利益,謀取在中國宗教界和政界的合法地位,新天地開展各種陰謀活動,甚至不惜與中國宗教界的“三自”(三自愛國委員會)進行較量,挑戰我國在宗教政策方面的“紅線”,嚴重損害我國政府權威!

  另外,新天地邪教組織在中國還進行結交權貴、秘密串聯,欺瞞政府,打擊報復等不法行為,嚴重危害國家安全,廣大民眾一定要擦亮雙眼,在辨清其邪教面目和本質的同時,務必遠離“新天地”這樣的洋邪教,不要受騙上當!

  參考文獻:

  1.《“新天地”邪教遭曝光:真是害人不淺!》2014-07-30來源:烏有之鄉網刊 作者:愛新覺羅永浩

  2.《崇一堂:警惕韓國邪教“新天地”》 2016年07月08日  來源:凱風網

  3.《新天地邪教七宗罪》2018年11月26日 來源:凱風網   作者:高原

  4. 《吉林教區關于警惕邪教“新天地”的通告》2018年11月26日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責任編輯:汪娜】

  • 北京反邪教微博

    北京反邪教微博

  • 京都之聲微信公眾號

    京都之聲微信公眾號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6018448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山东十一运夺金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