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當前位置:首頁>文史學說

【原創】大清開國第一功臣死后為何被朝廷挖墳掘墓、挫骨揚灰

發布日期:2017年12月07日 10:59  作者:文一評  文章來源:京都之聲  [糾錯]

  在咱們普通老百姓眼中,挖墳掘墓、挫骨揚灰是對于那些生前作惡多端、罪大惡極、民憤極大的人死后的一種懲罰措施。但是,今天老導游和你聊的這個死后被挖墳掘墓、挫骨揚灰的人確是一個大人物。他就是大清開國第一功臣,被乾隆帝評價為“定國開基,成一統之業,厥功最著”的權傾朝野的攝政王—睿親王愛新覺羅?多爾袞。既然多爾袞生前如此功勛卓著、位高權重,死后咋就會落了個如此的下場呢?這還要從多爾袞一生之中的三大成就和三大問題說起。

  愛新覺羅?多爾袞(1612年11月17日—1650年12月31日),清太祖努爾哈赤第十四子,阿巴亥第二子。

  多爾袞是清朝建立統一大業的關鍵人物。是清初杰出的政治家和軍事家。正是由于他采取了適當的政策,順應了歷史發展的形勢.清政權才得以在全國范圍內順利建立起來。

  三大成就之一:青年才俊,戰功顯赫,率領清軍入關

  天命十一年(1626年)多爾袞被封為貝勒;天聰二年(1628年),17歲的多爾袞隨皇太極出征,征討蒙古察哈爾部,因為軍功被賜號“墨爾根戴青”,成為正白旗旗主。

  天聰三年(1629),皇太極率軍攻明,多爾袞在漢兒莊、遵化、北京廣渠門諸役中奮勇當先,斬獲甚眾。1630年的大凌河之役中多爾袞協同友軍攻克堅城。

  朝鮮和察哈爾一直被皇太極視為明朝的左膀右臂,是后金攻明的后顧之憂。

  使多爾袞名聲大振的就是征服朝鮮和蒙古察哈爾部的戰役。天聰六年皇太極大敗察哈爾部,天聰九年(1635年),多爾袞奉命率軍肅清殘敵,多爾袞不僅招降了察哈爾殘部,還得到了遺失二百余年的元朝傳國玉璽,使皇太極獲得稱帝招攬人心的工具。

  1636年多爾袞隨皇太極親征朝鮮。他率軍進攻朝鮮王子、王妃及眾大臣所居之江華島,一方面竭力勸降,一方面“戢其軍兵,無得殺戮”。對投降的朝鮮國王“嬪宮以下,頗極禮待”。這使朝鮮君臣放棄繼續抵抗,減少了雙方的殺戮。

  這兩役之后,戰局頓時改觀,后金除去了后顧之憂,朝鮮和蒙古察哈爾派兵、運糧參加對明戰爭,后金實力大增。皇太極在天聰十年(1636年)稱帝,改國號為清,皇太極稱帝后,論功行封,多爾袞被封為和碩睿親王,已列六王之第三位,其時年僅二十四歲。

  在此之后,多爾袞幾次率師攻明,均獲輝煌戰績。崇德三年(1638年)他被授予“奉命大將軍”,統率大軍破墻子嶺而入,于巨鹿大敗明軍,明統帥盧象升戰死。然后兵分兩路,攻打山東、山西,多爾袞所部共取城三十六座,降六座,敗敵十七陣,俘獲人畜二十五萬七千多,還活捉明朝一親王、一郡王,殺五郡王等,給明朝以沉重打擊。

  1640年到1641年,多爾袞又作為松錦決戰的主將之一走上戰場。他以郡王的身份屢次向皇太極上奏作戰方略,親自率領八旗中的四個旗的護軍在錦州到塔山的大路上截殺明軍,并在攻破松山后率軍圍困錦州,迫使明守將祖大壽率部投降。松錦之戰后,明朝關外只剩下寧遠孤城,清軍入關已是時間問題

  三大成就之二:審時度勢,以退為進,推舉福臨為帝

  1643年皇太極猝死。當時爭奪皇位的主要有兩股勢力:一方是皇太極同父異母的兄弟多爾袞及兩白旗大臣,另一方是皇太極的長子豪格及兩黃旗大臣。雙方實力不相上下,多爾袞如果想強行登基的話,他的兵力并不足以抗衡豪格集團,稱帝就意味著滿洲內部的自相殘殺,就算以力服敵,一場內訌必將使得滿族元氣大傷。

  多爾袞具有清醒的政治頭腦,高明的政治手腕,他立志要建立超過父兄的基業,這就需要整合滿族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經過內訌的滿族并不能給予多爾袞進軍中原足夠的支持讓他一展報負,父兄兩代人辛苦創下的基業也將毀于一旦。

  在這樣的情況下,多爾袞提出了一個折中的方案,推舉皇太極第九子6歲的福臨為帝。濟爾哈朗和他共同輔政。這是平衡滿族八旗幾派勢力最好的一個方案,不僅巧妙地把豪格排除在外,又贏得了兩宮皇太后為代表的兩黃旗的支持,實在是當時錯綜復雜情況下對他最有利的選擇。

  在隨后的山海關之戰中,多爾袞運籌帷幄,招降了吳三桂,擊敗了李自成的農民軍,占領了北京城,開啟了清朝入主中原的歷史。

  入關以后,多爾袞拒絕了明朝降臣的勸進,在較短的時間將小皇帝接進紫禁城。通過順治登基、定都北京等一系列的政治運作,正式宣告以清代明的事實,也堅定了滿族內部團結一致入主中原的信心。

  三大成就之三:逐鹿中原,鼎定天下,確立大清一統

  順治登基、定都北京后,多爾袞繼續率軍,逐步消滅了國內抗清的主要勢力,尤其是李自成、張獻忠農民軍。在進行統一戰爭的同時,多爾袞也開動了整個國家機器,力圖使其正常運轉。在政治體制上,接受了明朝的現成制度,并且任用所有明朝的叛將降臣,除整頓舊官之外,多爾袞還注意選用新人。在中央機構中,仍以六部為最重要的國家權力機關。到順治五年,多爾袞于六部實行滿漢分任制度。此外,在順治元年十月的登極詔書中,還重開科舉制度。在民族關系和對外政策方面,多爾袞繼承了乃父乃兄的政策,對漠南蒙古友好相待,蒙古諸部曾入關協助清軍作戰,多爾袞對他們優勞有加。西藏和回疆也早與清廷建立了聯系。統治西藏的和碩特顧實汗和達賴五世、班禪四世在順治二、三年間上表入貢,多爾袞也遣使攜禮物去慰問。順治五年,多爾袞又派人敦請達賴喇嘛進京,加強雙方的關系。

  三大問題之一:專橫跋扈,涉嫌謀逆, 威脅皇帝安全

  入關后,多爾袞初稱攝政,次稱皇父,繼而時常越過皇帝發布圣旨。在順治皇帝看來,暫時沒篡權當皇帝只是迫于形勢不得已的策略而已,對小皇帝順治來說是一個寢食不安的威協。

  三大問題之二:排斥異己,誅殺帝兄,侮辱皇帝人格

  多爾袞為排斥異己,利用權力逮殺小皇帝順治的親哥哥豪格,報了當年豪格與其爭皇位之仇恨,后又強占豪格的妻子為妾,被小皇帝順治視為奇恥大辱。

  三大問題之三:任人唯親、僭擬至尊,終于授人口實

  多爾袞“所用儀仗、音樂及衛從之人,俱僭擬至尊”,即是說多爾袞不僅實權在握,而且在禮儀排場上也開始向皇帝看齊。凡一切政務,多爾袞不再有謙恭請示之舉,未奉皇帝旨意,卻一律稱詔下旨,儼然如同皇帝。而且,任人唯親,任意罷免和提升官員。特別是“不令諸王、貝勒、貝子、公等入朝辦事,竟以朝廷自居”,命令上述人等每日于自己的王府前候命。

  順治七年(1650年)十一月,多爾袞出獵古北口外。行獵時墜馬跌傷。十二月十二月初九(公元1650年12月31日),多爾袞死于古北口外喀喇城,年三十九歲。

  多爾袞死后不久,其政敵便紛紛出來翻案,揭發他的大逆之罪,多爾袞多年培植的勢力頃刻瓦解。小皇帝順治不僅撤去多爾袞帝號,還命人毀掉位于今北京東直門外多爾袞之陵,掘墓、鞭尸、削首示眾、拋骨揚灰。

  多爾袞死后突然從榮譽的頂峰跌落下來,完全是統治階級內部矛盾斗爭的結果。一百年后,乾隆帝當政時,發布詔令,正式為多爾袞翻案,詔令稱:“睿親王多爾袞,攝政有年威福自專,掃蕩賊氛肅清宮禁。分遣諸王追殲流寇,撫定疆陲,創制規模。奉世祖入都成一統之業,功勞最著。王之立心行事實為篤忠,感厚恩明君臣之大義。”“睿親王多爾袞掃蕩賊氛肅清宮禁。分遣諸王追殲流寇,撫定邊疆。創制規模皆所經畫。奉世祖車駕入都,成一統之大業,厥功最著。”并下令為多爾袞修復墳塋,復其封號,“追謚曰忠,補入玉牒”。如此鐵案又再度被翻了過來。

  到此時,有清一代對多爾袞的評價算有了定論。縱觀多爾袞的一生,他功大于過,不失為一個值得肯定的人物。尤其是在清朝統一中國的問題上,他有著卓越的見識和膽量,是別人所不及的。有史學家甚至說,沒有多爾袞就不可能有大清王朝268年的歷史,他是中國最后一個封建王朝的締造者,是中華統一版圖的杰出奠基人。

【責任編輯:齊濟】

  • 北京反邪教微博

    北京反邪教微博

  • 京都之聲微信公眾號

    京都之聲微信公眾號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6018448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山东十一运夺金走势图